2000亿债务压顶、股价创7年新低 千亿房企蓝光发展如今正在断臂求生

  2000亿债务压顶 股价创7年新低!这家千亿房企如今正在断臂求生

原创 全小景 

曾经的四川地产一哥,如今却身陷囹圄。

“出售资产”、“债务压顶”、“撤离上海总部”、“大幅裁员”……负面缠身的蓝光发展(600466)近期不断卷入舆论漩涡。

6月2日,蓝光发展的股价再度下跌逾3%,股价报3.43元/股,总市值仅剩104亿元;与此同时,蓝光发展债券延续跌势,其中“20蓝光02”跌近6%,“16蓝光01”跌13.81%,“19蓝光02”跌18.88%。

雪上加霜的是,近日,蓝光发展披露公告称,因大股东蓝光集团以持有蓝光发展股票进行质押融资,金融机构将根据协议约定将对相关质押中的股票进行强制处置。

债务危机 浮出水面

受多方因素影响,近期蓝光发展的股债走势一直较为低迷。

5月25日,蓝光发展主要债券之一的“20蓝光02”盘中突然遭遇闪崩,早盘暴跌引发2次“熔断”,“20蓝光02”直接跌超31%,盘中二次临停,100元面值的债券,最低一度跌至48元。6月2日,该债券盘中一度跌至40.1元的新低。

引发此次闪崩的导火索则在于一则市场传闻:蓝光发展拖欠3家信托公司的信托产品。同时蓝光发展与其关联公司,共4家企业被武汉中院列为被执行人,执行金额为2.36亿元。

自5月25日以后,蓝光发展遭遇股债双杀。6月2日,蓝光发展盘中最低跌至3.42元,创7年内新低,报收于3.43元/股,跌3.11%。截至2021年3月末,蓝光发展股东达71441户。

目前蓝光发展有9.19亿股处于质押中,占A股总股本的30.29%。若该公司股价继续下行,蓝光集团仍有股权质押被强平的风险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多家金融股机构纷纷下调蓝光发展债券的评级。

5月31日,标普将蓝光发展的长期发行人信用评级从“B+”下调至“B-”。标普还将该公司未偿付的有担保美元债券的长期发行评级从“B”下调至“CCC+”。同时标普将其评级并列入负面评级观察名单。

穆迪将蓝光发展的企业家族评级从B1下调至B2,同时,将由蓝光发展无条件和不可撤销地担保的票据高级无抵押评级从B2下调至B3。

两家机构都将矛头指向了蓝光发展的经营风险问题。

2000亿债务压顶

众所周知,高杠杆的房地产企业高度依赖再融资。但一旦资金链出现问题,则容易引发“蝴蝶效应”。

就在外界议论蓝光发展的资金链是不是出现问题之际。

今年4月底,蓝光发展在投资者电话会议上回应道:像信托融资这种非标融资,在2021年到期的额度为120亿元。

蓝光发展还称,2021年上半年到期债券未能通过再融资进行覆盖,导致新发规模与到期规模之间的缺口比以往大。

截至目前,蓝光发展共计存续16支境内债券,规模为120.34亿元,其中有5支债券在1年内到期,金额合计43.84亿元。另外还有一笔明年1月到期的3亿美元票据。

从近几年财报来看,蓝光发展的总负债已经连续3年同比上涨超过30%。

截至2020年末,蓝光发展的总负债达2118.68亿元,这一数字较2018年的1237.88亿元上涨超70%。

相对于高额的债务压力,蓝光发展的现金流则呈现出净流出的状态。2020年全年,蓝光发展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出61.27亿元,企业正在面临失血。这是其上市以后首次现金流呈现净流出状态。

与此同时,财报显示,截至2020年底,蓝光发展的净负债率为88.57%,扣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73.03%,现金短债比为1.06,触碰了2020年相关部门制定的房地产行业的三条红线中的一条。

蒙眼狂奔后遗症

曾经风光无限的蓝光发展,如今为何身陷囹圄?

值得一提的是,作为四川知名的开发商,蓝光发展一度知名度颇高。在其发展过程中,登陆资本市场可谓是高光时刻。

2015年,蓝光发展借壳迪康药业在A股上市,为时7年的上市之路终于完成,成为第一家登陆资本市场的四川房企。同年,该公司旗下的物管公司蓝光嘉宝正式挂牌新三板。由此,蓝光发展终于完成主营业务在资本市场的布局。

上市之后,蓝光发展开启野蛮扩张模式。

据媒体公开报道,2011年至2015年,蓝光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7%。而上市后的2015年至2019年,其年均复合增长率达53.5%。

资本及战略加持下,蓝光发展一举买入千亿阵营。年报显示,2015年蓝光发展的销售额仅为182.72亿元,而2020年这一数字飙升至1035.36亿元,几年期间翻了5倍。

在此期间,蓝光发展蒙眼狂奔。2018年,其拿地金额为288亿,2019年,猛增至654亿。2020年,尽管有所收缩,但仍达到352亿。

然而,疯狂扩张的后遗症在2018年开始显现。比起千亿销售额先到来的是千亿负债。2018年其总负债同比飙涨62.46%至1237.88亿元。

为“活下去” 断臂自救

为了缓解负债压力,蓝光发展开启了一系列自救。

一方面,其拿地面积逐年下降,已由2018年的475.3万㎡下降至294.2万㎡,同时蓝光表示,2021年预计土地投资总额不超过350亿元,相对于2019年而言,接近腰斩。

另一方面,蓝光发展开始加速出售资产以自救。2020年7月,蓝光以9亿交易对价将迪康药业出售给汉商集团。

2021年2月,有消息称蓝光将旗下物业公司以48.5亿元转让给碧桂园服务。但随后该消息被蓝光否认。

5月28日,有消息称,万科将以60亿元收购蓝光的华南、华东资产包项目,此外,还将以20亿元收购蓝光发展20%股权。之后,万科正面回应入股事宜,称目前公司没有入股蓝光发展的计划,双方正在开展的是项目层面合作。

而工商资料显示,5月27日,蓝光和骏将所持有的无锡和骏约53.17%股权转让给常州旭程。据了解,常州旭程由常州万科持股99%,而无锡和骏旗下有四个地产项目。

万科接盘后,或也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蓝光的债务压力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PC4f5X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qzzsgc.cn/131.html